新闻热线:0375-2927624,2723497 | 广告业务:0375-2724303 印刷业务:0375-2723498 | 投稿信箱:pdskgb@126.com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文学-情感>>新闻内容

罗 网

发布时间:2019-3-20  阅读次数:
 ◎王留强

    阳光明媚,河水眨着亮闪闪的眼睛。中年女人娴熟地把渔网抛出,一张大网旋转着缓缓沉入河水中。
    我被挤到河水里,拼命挣扎,但无济于事,我被渔网紧紧地缠住了。
    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作响。脑子还处于缺氧状态,我微睁双眼,看到是老木的电话。老木,谢谢你救了我!
    电话那头充满着诧异,你怎么了,怎么了?我用力睁开眼睛,不好意思,我刚做了个噩梦。老木说,嗨,我以为多大的事呢!出来透透气吧,今天天气不错,正好我生日,中午一起坐坐。
    老木是我的发小,我大学毕业后分在市里工作。他在镇里的集市街上开了一家烩面馆,收益还不错。十年前的一天,他到市里来找我,说镇上的饭馆不好经营了,想来市里闯闯。孩子也慢慢长大了,想给他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和美好的未来。我当时是赞同他的想法的。老木雷厉风行,没过几天就带着老婆孩子过来了。
    我懒懒地洗漱完,打开手机百度,想搜索一下这个梦到底预示着什么。解梦这些东西,我从来不信,只是感觉好玩而已。
    老木比我小一岁。当初来市里,先租了个小店卖牛羊肉,后来又卖五谷豆浆和绍兴臭豆腐。生意不好做,又干老本行开烩面店,但老木年龄大了,烟熏火燎,没多久就病倒了。再后来,买了一辆二手货车晚上给一建筑工地拉砖拉沙。好景不长,没多久又被人挤下线了。半年前,听说他开了个米线店,不知生意如何。好在5年前,他儿子技校毕业后,我牵线搭桥给安置在一家企业上班,虽说累点,但收入还不错。去年春节前,老木买了套电梯房,漂了多年的一家人终于有了根,老木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    我如约来到饭馆房间。老木站在窗前正打电话。阳光从窗玻璃直射进来,晃得我睁不开眼。四个凉菜整齐地摆放在餐桌上,一瓶白酒泛着深海蓝光。
    待老木打完电话,我问道,弟妹和侄子呢?
    一个上班,一个去香港旅游了。老木的表情轻描淡写。不好意思,你说得太晚了,也没给你订个蛋糕。老木说,客气啥,怎么能让你破费?与老木在一起只有他请客的份,因为老木总感觉欠我的情。
    这酒是我从镇上带过来的,放了十年了,今天咱哥俩尝尝,看跑味儿没有。老木拧开蓝色酒瓶盖,开始往白瓷杯子里倒酒。
    一盘粉丝像极了梦中的渔网,白色的丝条相互交织着。我自然想到了老木的米线店。
    我刚一张嘴,老木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答案,我那米线店转了。你想想看,一个月四五千租金,等于白白为房东打工,没法干!
    老木的米线店开在闹市区,每天虽然人流量很大,但周边饭店林立,相邻的商场里有一层楼是美食广场,好吃的应有尽有,米线这种大众快餐岂有立足之地?我知道这是他那聪明能干的老婆燕燕的主意。在那个地方虎口抢食,燕燕绝对是马失前蹄,一时糊涂。
    我问老木最近又干些啥生意,老木说,就两件事,一是闲着在家吃老本,二是在立交桥下面看人家打牌下棋。我问燕燕的情况,老木说,整天在河堤上与大娘们跳广场舞。唉,幸亏有个儿子,要不连老本都要吃光了。
    我说,你住的楼后边不是有个菜市场吗,趁这些零碎时间去卖些菜呀肉的,据说利润很可观。老木说,这事我想过,但燕燕压根儿就不同意,说都是小区附近的熟人,臊得慌。
    面子,像一张张面具,各色各样,在我面前一一闪过。
    我看着桌上那盘粉丝,那盘粉丝忽然膨胀变成一张大网。老木毫无反应,只管埋头夹菜。
    恍惚中,那张大网从桌上飞起,在空中完全展开后覆盖下来。老木,燕燕,还有似曾相识的人,都被它死死罩住,动弹不得。

(本网所发图文版权均归《中国平煤神马报》所有,如有转发,请注明出处。)

编辑:王雪蓉  责任编辑:宗坡

返回顶部
分享到:
CopyRight 2011-2015 版权所有:中国平煤神马报
(备案查询请点击:工业和信息化部ICP/IP地址/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)